用名户 密  码 会员注册 | 忘记密码
·本站首页 ·加入收藏 设为主页

艺术家网络大辞典

古代卷
  • 姓名:
  • 朝代:
  • 省份:
现代卷
  • 姓名:
  • 类别:
  • 省份:
中国国家艺术网 > 名家 > 收藏家 >收藏名家> 正文

阿閦佛像前合十(六)谁也不许阻碍阿閦佛头像回归

来源: 供稿   2019/12/4   作者:刘凤君   地点:北京

《齐鲁晚报》“四门塔佛头,将回归故里”的报道,拉开了济南宣传阿閦佛头像回归的序幕。9月22日清晨,我起床站阳台眺望东方曦光日环,台下树木草丛间,小鸟鸣唱欢快。一只长尾黑肚鸟忽“嘎”的一声鸣叫,擦阳台玻璃飞驰而过。我不由向后趔趄一步,顿生一阵惊乱寒颤。我又陷入一番沉思:

日出闲鸟啼,

晨光醉人曦。

惊鸣心中寒,

疑虑日夜谜。

这天,《生活日报》记者雍坚和刘英 、《山东商报》记者李杰和崔艳红等先后福临陋室采访交谈。9月23日一大早,两报神鬼不知的发表四篇佛头像文章,我倾情望尽昼夜的《齐鲁晚报》“佛头回归记(下)” 却杳无音讯。吃过早饭,接到蔡秋芳副省长办公室王健处长电话,告诉我明天上午10点50分,在贵友大酒店14层第5会议室召开关于佛头像回归的会议。

24日上午10点45分,我来到第5会议室门口一看,室内已挤满人,我来晚了。蔡秋芳副省长坐会议室正中椅子上,我们山东大学副书记尹薇教授也已早来,坐在蔡副省长身旁。

蔡副省长看到我悄悄走进来,亲热地指着尹薇书记身旁的一把椅子说:“刘教授,来!请坐这里。”我刚想坐下,坐在蔡副省长对面的人立即从桌上拿起一张报纸,我一看是昨天的《生活日报》,因为上面有我的一幅大照片。他举起报纸,指着我的照片说:“大家看看,还没统一意见,都把佛头像宣传成这样子了!”我猛的一惊:“这不是前天早晨‘嘎”的那一声鸟叫吗!”会议室内气氛骤然紧逼。还没来得及我说什么,蔡副省长立刻脸色沉下,不高兴地说:“放下!我们开会!请张传亭副主任介绍我们入会的人员。”

与会的主要领导还有:济南市刘荫岛副市长、山东省文物局谢治秀局长、山东省宗教局连大海副局长、山东省府办公厅张希凯和张传亭副主任、蔡秋芳副省长办公室王健处长、山东省文物局由少平处长和济南市政府姜文艺处长等。

我一听介绍,顿生一阵惊颤:“不好!今天可能是一个连蔡副省长都没预料到的鸿门宴,他们可能要进行报复,发泄已经积攒了几个月的憋气。已遇虎子,焉能逃避!也是个机会,要沉着,找机会制服他们。如不然,他们会搅乱佛头像回归的大事。”

5、6月份,刘荫岛副市长和谢治秀局长得知阿閦佛头像的信息后,先后率团直奔台湾法鼓山文教基金会,各自说明团队身份和要接回阿閦佛头像的目的。都因没被邀请的突然造访,法师们都未与他们见面。两次都只有姚重志居士出面对他们说:“请你们回去吧!我们已正式邀请山东大学美术考古研究所所长刘凤君教授在7月来鉴定佛头像,我们相信刘教授的鉴定结论;为了这件事情圆满成功,我们要通过学术团体和专家进行学术交流与研究 。”

张传亭副主任刚介绍完与会人员,谢治秀局长突然站起来。他个头很高,居高临下,手拿着早已准备好的21日《齐鲁晚报》发表的《佛头回归记(上)》报纸,指着上面狠狠地说:“大家看!这上面写着:‘作为海内外著名学者、刘凤君教授在考古、美术等方面有很深的造诣。’这是胡说!他连我们省文物局学术委员会委员都不是,还能算海内外著名学者?他鉴定的佛像我们能信吗?”

他憋急了,说起话来有点哆嗦。蔡副省长还没说话,他连放一通为快。也可能蔡副省长刚刚上任,他们有点想耍“炕头狸猫坐地户”的老大威风。我礼貌地轻轻看看尹薇副书记。她明白我的意思,眼睛平视淡泊,然后双手轻轻一托腮。我大体懂她传达的嘱咐:“刘教授,在这种情况下我还是不说为好,因为有蔡副省长,你大胆的、理智的应对吧,他们有点过分。”

我突然站起来,大声说:“你们准备的很充分,拿着报纸来批判我。刚一进门我就看到你们的火药味,你们作为高干,食百姓干粮,怎么这样没有涵养!谢治秀局长,你说我鉴定的佛像不能信,告诉你!1996年青州龙兴寺遗址出土的佛像,是国家文物局专门邀请我鉴定的;你说我不在你的学术委员会就称不起专家,我还要告诉你!海内外著名学者并不一定要到你的委员会去!”

蔡副省长亲切地说:“刘教授,请坐下!我们开始讨论如何做好迎佛头像的工作。”她首先谈了几点总的指导思想和初步的规划设想,大体还是8月22日我们在她办公室谈论的内容,也可以说这次会议是那次汇报讨论会的延续和扩大。随后张希凯副主任从佛头像回归的意义、文物和宗教部门如何配合以及做好宣传等几个问题谈了自己的意见,

还没等张希凯副主任讲完,刘荫岛副市长就急不可耐地说:“

我们不要讨论佛头像回归的事了!四门塔佛头像丢的很不光彩,台湾法鼓山文教基金会的许多事情我们都还不清楚,他鉴定的不一定准确,我们不能要这个佛头像!”

一听他说:“不能要这个佛头像!”我火起丹田,拍案而起:“你知道佛头像丢的很不光彩,你也知道法鼓山文教基金会的许多事情我们都还不清楚,你为什么在5月底私自跑到法鼓山去向人家要佛像?”场内紧张的气氛好像要爆炸,“是啊!你刘市长为什么当时那样做,现在又这么说呢?” 算是重拳一击,揭到了他的最痛处,长长的脸上立刻泛了黑红。

一比三的口水仗逐渐升级,我们主要围绕要不要佛头像回来的问题,越争论越激烈,话也变得激情粗俗。何处见市长,哪里觅教授。刘荫岛副市长心急之下习惯性的失口骂了一句。他们推理错了,认为我就是一个猫教授,他们都发泄了出来。原来这个教授不是真猫,会发虎威,他们再想收回去,晚了!在座的人都为之叹惊,我顿觉清除影响佛头像回归的障碍时机益行。

我站起来指着刘荫岛深沉地说:“刘荫岛!你刚才骂的谁?”刘荫岛神态恍惚,紧张的不说话。“你今天必须在蔡副省长面前,当着我们尹书记和我学生由少平处长的面,说清楚你刚才骂的谁!” 蔡副省长既惊讶,又尴尬,事情顶撞到这份上,一时不说为好。没有台阶下,刘荫岛低下了头,满脸通红眼中晶光地说:“我骂的我自己。”

我还是乘势破竹,继续坚定地说:“今天的事情大家都可作证,我要把今天争论的实际情况公布到网上,让大家都知道你们在想什么!做什么!谁也不许阻碍和破坏四门塔阿閦佛头像回归!”会议室气氛缓和了下来,大家顿觉心平气和。多数人为之暗喜祝贺:“刘教授成功了,基本排出了大的阻力,佛头像回来很有希望。”这应是该次会议的最大收获。日后和一些与会者交流,都有这样的共识。“刘凤君是个人物”也不胫而走。

会不能再继续开,他们也无法在这里继续坐下去。蔡副省长只得宣布会议先开到这里,并强调:“我们再另安排时间详细讨论这个问题,我们一定要做好准备工作,迎接佛头像回来!”大家都走到楼下,尹薇书记也只能三十六计走为上策。王健处长请我进餐厅,他们几个处长陪我吃饭,我一句话谢绝。

我漫步在回家的英雄山路上,心里就像吃了一颗六味地黄丸,杂味俱全。会议上的争论,魔鬼般的阴晴脑海中,一会愤怒、一会喜悦,忧虑的更多。看看天空,日中朗朗,何人知我愁思?男儿有泪不轻弹,树荫青砖上还是浸透了我控制不住的几滴眼泪。慢慢走到马鞍山路文物市场,那是经常消遣的地方。环境一变,心情好了些。肚中早已咕噜声不断,路边买了一个烤红薯。边吃边乐滋滋想:我对佛头像的鉴定不会错,这次会议也能保证顺利回来,我不用回家种红薯。

回到家中令我惊讶,四门塔文管会刘继文副主任和夫人朱春华女士站在客厅迎接我。妻子苏玉玲问我:“你怎么才回来?继文和弟妹已等你一会了!”“怎么会这样,这些领导跑去法鼓山自找没趣,在会上拿别人出气。”刘继文说时,朱春华已泣不成声。我立刻明白,这是刚参加会议的学生、山东省文物局由少平处长担心老师生气,电话告诉刘继文前来看望安慰我。

心底暖流涌全身,

目睛泪珠满眶盈。

天地万事纷繁绪,

人间素心是真情。

9月25日,我应邀前往青州市博物馆鉴定佛像。上午9点,在云门山益寿宾馆接到山东大学尹薇副书记电话。她说:”昨晚接到蔡秋芳省长电话,她说上午的事请刘教授谅解,不要生气,继续做好这一工作,请不要传到网上。”我说:“请您告诉蔡省长,她如果管好那几个人不再利用手中的权力捣乱,我可以先不传网上!”过了一会,尹副书记又来电话说:“蔡省长刚才表示,一定说服和引导好他们,不许再阻碍佛头像回归!”

放下手机,我依靠在一块泰山石上。半年来,心里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平静和坦然。远望着云门山大“寿”字旁的山顶空洞,原来事理皆宗自然法规,前面堵墙既是山,也有通途之洞开。昨天会议舌战,再问何来胆识?“凡益之道,与时偕行”。无欲则刚,百川合一。

 

暂无留言:

留言内容: >>更多留言


本站艺术名家官网优惠抢驻中!

欢迎艺术名家注册艺术家会员,开通自己的官网,上传自己的佳作和内容。
QQ:271692909

《艺术家网络大辞典》诚邀入编

《艺术家网络大辞典》,可以刊登艺术名家生平简介、代表作、目前市场行情、收藏潜力等
QQ:271692909

本站各省市代理商火热加盟中!

要求:人品好,热爱艺术事业,有一定的艺术圈人脉、懂经营管理的创业型人才优先。
QQ:271692909

推荐名家

张海潮

夏洪林

宋建文

吴厚信

钟文

印慈法师

崔如琢

谢天成


关于我们| 联系我们| 广告服务| 招聘服务| 投稿须知| 友情链接| 版权声明| 网站调查| 证书信息查询